翻译的成都
原木会员
原木会员
  • UID75251
  • 发帖数5
  • 金币26枚
  • 经验47点
阅读:336回复:0

雪儿的脚下奴1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20-07-05 18:13
借着夜色,我快速地从她的鞋架上拿了一双高跟鞋,蹑手蹑脚 的回到自己房中,我心跳很快,很激动也很兴奋,我看着拿回来的这双高跟鞋, 是红色漆皮的,跟很细,也很高,鞋面长短适中,鞋头比较尖,我把这双高跟鞋放在 写字台上,不知不觉得跪了下去,用自己的舌头舔着鞋身与鞋跟,那感觉真的很爽,自己的**茎也很快的涨大,把裤衩顶了起来,我边舔边手*,边想着是雪儿用她那美丽的小脚在折磨我,连高跟鞋里的鞋垫都舔得很湿了,最后把鞋底给舔干净,把所有的泥垢都吃了下去,我抱着这双高贵的高跟鞋,我泄了,我不 后悔,那感觉,我毕生难忘,我收拾好后,把高跟鞋偷偷地放回了雪儿家门外的鞋架上。以后的一个星期,我把雪儿鞋架上所有的鞋都舔了一遍,那种感觉,是一种归属感,全部舔完之后,我变得更加贪婪,我想舔雪儿的脚,虽然她的脚的味道我已经比较熟悉,但很想,不知道是不是与鞋里的味道一样,我突发奇想,这天晚上,我拿了很多口香糖,嚼过之后,并没有扔,我一起拿到了雪儿家门外,把粘粘的口香糖抹在她每双高跟鞋的鞋垫里,我想"不管她明天穿哪一双,都会把味道留在鞋里,我只要尝尝这口香糖就行了"心中狂喜,但还是很安静的回到家,第二天,我一早起来,到楼下想看看雪儿穿的哪双,以免晚上找的太辛苦,8点多一点,雪儿穿着一双黑色磨砂皮的小靴子上班去了,而且还跟我打了声招呼,我回了声"雪儿,您慢走",我心里已经把雪儿当作了我的主人,只想舔她的脚,让她虐待我,而我能做的只是感谢她对我的折磨……,晚上,我很小心地来到她的家门口,我已经确定她回到家,我连忙把她早上穿的那双靴子从鞋架上拿了下来,在鞋垫里寻找着那口香糖,我很费劲的取了一些,赶忙放到嘴里,"好咸,还有点臭,不过这种味道很刺激"我一边品尝着,一边找着,好像是掏金,可是即使用金子和我换,我都不会换的,"吱呀 一声",门开了,我没来的及躲,看到雪儿正上挑细眉,杏眼圆睁地看着我," 好呀,你在干什么?"她的声音不小,雪儿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裙,我吓坏了,没有心情欣赏,连忙把食指放在自己的嘴上"嘘!",雪儿反而笑了小声说"你给我进来!"我没办法,真想不到自己会被发现,进了屋,雪儿坐在真皮沙发上,说"我早就知道有人给我擦鞋,只是不知道是你,我没在意,给我擦鞋,我当然高兴,可是今天居然给我鞋里放口香糖,都粘到我的袜子上了"她好像不是很生气,"对不起,雪儿"我除了道歉不知道还能说什么,"您别跟别人说,好吗"我恳求地说,"那要看你的表现了"雪儿阴阳怪气的说道。“跪下”。我犹豫,雪儿一踢我的腿腕我就跪倒在地上。她举起手一连扇了我20个耳光,“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?”我委屈的摇了摇头,“因为我喜欢,”她又说:“跟着我爬进卧室。”我想,我反抗也没什么用,何况把柄在人家手上,反正也没人知道。我跪下跟着她爬进卧室。她坐在床上,头一次见她笑了,很美,她说:“现在变的有点乖了喔,帮我把鞋脱下来。”我这次不犹豫了,脱了她的2只鞋。她穿着肉色丝袜,散发着脚臭,而且靠我的脸很近。我本能的把头歪了一下,她立刻一只丝袜脚踩在我脸上,说到:“怎么?不好闻啊?”我鼻子和嘴都被踩住,很难说出话,但我心里清楚不能逆着她做。她又狠狠用脚掌踢了我一下,说:“回答我的问题!”我马上说:“好闻好闻...”她笑了起来。“帮我洗洗脚。”我心里想,既然都已经这样了,给她洗脚也不算什么了。于是说:“好”。便要去洗手间打水。她把我的头踩在脚下,说:“你先用舌头给我舔干净再给我冲洗,这样更舒服些。”她真会享受啊。那里又有脚汗味又不好闻,我有点犹豫。她用威胁的口气说:“你到底舔不舔?”我很怕再被她打,答应她的话几乎成了本能反映,立刻说:“舔,舔。”她仰头躺在床上,把脚伸到我嘴边,说:“用嘴帮我把袜子脱下来,认真舔干净!”我艰难的用嘴把他袜子脱了下来,她立刻把脚底贴到我嘴上,她一定是做了不少运动,出了很多汗,闻着她的脚臭,让她脚上的污垢弄到我脸上,我感到异常羞辱。我这平常满高贵的舌头怎么也伸不出来。她突然用力踢了我一脚,踢的我两眼冒金星差点倒下,她说:“你到底舔不舔?好好的给我舔干净不然有你好看的!”我不想再挨打,忍住脚臭味,慢慢伸出舌头,放到她脚趾下,又咸有难吃的味道......她用脚趾夹住我的舌头说:“你最好认真的把我舔舒服了,不然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,我会让你没脸见人。”我只得又是舔又是亲的清洁她的脚趾间、脚掌。她在那里悠闲的躺着享受。舔了半个小时左右,她说行了。这时我感到口很干,想喝点水,她让我去打了盆水来,她把脚洗了。然后对我说,“渴了就喝我的洗脚水吧!”我不敢顶撞,只得象狗一样趴下喝了几口。雪儿在床上看了一会书,我就低着头跪在下面等着,不知道她还会做些什么,我现在倒希望她立刻赶我走。过了一会,雪儿下来了,脱掉真丝睡裙,只剩下一条粉红色三角内裤,与其说是三角内裤,倒不如说是布片,仅仅只能遮住最隐私的部分,由两条很细的带子系在腰间。我诧异的看着她,不知她什么意思,不过她修长的玉腿、平坦小腹浑圆的臀部和高耸尖挺的乳房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让我陶醉,几乎忘记了这是个让我吃尽苦头的女人。她说:“屋子里好热,我脱下来凉快下。反正我也不把你当人看。”房间里开着空调,根本没有热的感觉,我知道她只是想羞辱我,又不敢反驳她的话。她又说:“我要玩会电脑,你过来。”我跟着她爬到电脑桌旁边,我以为她要请教我些什么,我整日闷在家,电脑水平可不含糊。她把一个条形长皮凳子拖过来,竖直对着电脑桌,让我躺在上面,我很奇怪又不敢问,就照她说的饿做了。只见她一条腿跨过我的头,然后我看见她的丰满的臀部慢慢靠近我的脸......坐了下来,然后开始玩游戏。她竟然把我当坐垫?我也顾不得考虑这是多么耻辱的事,只有拼命用力的呼吸着,这感觉肯定比在高原上缺少空气难受的多,而且呼吸的都是她胯下的气味,虽然隔着内裤,但也很潮湿很热很难闻。而且我的头几乎被她全身的重量压住,黑黑的昏沉沉的,有种万念俱灭的感觉。我很怕她玩的兴起把我给忘了,这时的我连呼吸都在雪儿的控制之下,她的一个念头就可以决定我的生死,这让我感觉到从没有过的羞耻和绝望,同时又伴随着一丝莫名的兴奋。她看我实在忍受不了了,就就把屁股抬起一边,转过头低下看着我说:“你真是连个坐垫都不如啊,太差劲了,你都不配在我下面。”她这么一说,我都感到我好没用,都被个女人这样羞辱,我还能做什么.....

最新喜欢:

dzymmmdzymmm
游客

返回顶部